生命之光照亮文学 文学之光照亮生命——听陈思和、郜元宝、张新颖等名师上《中国文学课》
生命之光照亮文学 文学之光照亮生命——听陈思和、郜元宝、张新颖等名师上《我国文学课》

日期:2020年09月12日 20:20:58
作者:孙晶

▲《我国文学课》,陈思和 郜元宝 张新颖等著,四川人民出书社出书▲制图:王梓含每一本书的问世,都有它美妙的缘由。《我国文学课》也是如此。它开始的形状是在喜马拉雅播出的音频课,包含陈思和、郜元宝、张新颖三位长江学者在内的强壮作者阵型,以及王蒙、莫言、王安忆等作家的倾力扶持,使这门课上线当月即登上新知榜,新知指数高达8.8分。随后,在音频课的基础上,编写团队又精心打磨,并增加了若干音频中没有的篇目,于本年上海书展期间推出了纸质版《我国文学课》。从鲁迅的《呼吁》、沈从文的《边城》、张爱玲的《半生缘》,到莫言的《通明的红萝卜》、路遥的《普通的国际》、王安忆的《长恨歌》,为读者纵情展现了100多部(篇)我国现今世文学经典著作的风华。▲《呼吁》《边城》《随想录》初版别封面高校文学教育与新媒体的一次成功联手2018年10月,老友顾文豪兄加盟喜马拉雅后,期望我能够策划出品一些教育经典著作的有影响力的音频节目。对做了20年传统出书的我来说,这个约请确实让我动心了。当今年代,新媒体如火如荼,一个一个移动客户端和小程序占有了读者的手机屏幕。我也因而一向在考虑,如何能走出一条常识服务的新路?喜马拉雅的邀约,无疑是一个值得测验的时机。考虑之后,我做出了一个决议,请我的导师、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、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陈思和出山来掌管这个“跨界”测验的项目。对陈教师来说,容许做这件事其实并不简略。当今社会,听书尽管已成气候,但在一些大学教师心目中,仍然是隔阂乃至是生疏的。特别是因为音频渠道商业化运作的需求,音频内容必定要做习惯商场的“降维”,所以许多名家对入此道仍是较为犹疑。事实上,在和陈教师酝酿节意图进程中,确实有不少朋友忧虑,音频产品面临的不是校园里的学生,而是不知道的群众,其年纪、常识结构、赏识兴趣不同,其了解也必会不同,简略引来各种谈论。陈教师深深明晰朋友们的善意,但他经过细致思量后,仍是决议上马。他说:“任何文明发明和精力产品,都需求放到社会实践中去承受查验,咱们能够挑选咱们的听者,培育咱们的听众,并且在自己的学科领域内,尽可能地寻觅更多知音。每年能够考进高校承受正规教育的人本来不多,能够考上复旦这样名校的幸运者就更少,假如咱们的人文教育资源能够与他们同享,不管怎样说都是功德。这是我曾经投入出书活动、修改‘火凤凰’的初衷,也是今日测验着新媒体教育的意图。”正如朋友们所见证的,陈教师一旦决议下来,就非常仔细、非常投入,也极富有建树。▲陈思和而我开始之所以决议请陈教师来掌管这样一个音频节目,除了他在现今世文学研究领域取得了一起奉献外,还有一个特别的理由——我知道,在他的心中其实一向有一个未圆的梦。作为一个现今世文学的研究者,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,陈思和就非常期望能够经过音频、视频的方法留存现今世经典作家的名贵材料,为后来的研究者供给最为生动、丰厚的一手记载。但由于资金、技能等各种因素的约束,他的这一想象一直未能完成,跟着老作家们的逐步离世,这个想象成为他的一个惋惜。而现在,对著作的解读能够一起经过音频、纸书的不同形状向群众传达,然后让更多人感触我国现今世文学的魅力,能够说让陈教师部分圆了当年的梦。▲《骆驼祥子》《普通的国际》等初版别封面讲文学,更是讲人生在20年的修改生计中,我做的榜首本书便是陈思和主编的《我国今世文学史教程》。这本独具匠心的文学史,在挑选著作时便充分地考虑到了它们的典型性:具有较高的审美价值;对著作的教育则重视对初学者有效地进行文学史观念的引导,从而激起他们探求人类深邃而渊博的精力国际的热心。孙犁、穆旦、无名氏、王朔等一度不被干流文学接收的作家,在书中大放光荣,而将《李双双小传》的电影、崔健的摇滚音乐等艺术著作也归入文学史的书写领域中,更是文学史写作上的一次严重立异。这次推出的《我国文学课》,能够说连续了陈思和的文学史观。而在规划音频课的时分,考虑到所面临的用户的实践情况,整个团队更是把要点落真实经典著作解读这个维度,期望听众经过听课能够触类旁通,融入自己的人生经历,使文学丰厚对人生的了解,也使人生领会反哺文学的解读。根据这个方针,陈思和教授与12位作者经过重复评论,终究规划了“文学与人生”这样一条主线,架构出一条阅览文学的新的时刻轴,即经过诞生、幼年、芳华、女人、爱情与婚姻、在路上、窘迫、日子的艺术、人道深处、逾越存亡这样十个主题,杰出优异文学著作的精力内涵,从文学的视点照顾人生,从经典著作中从头发现自我。文学是人学,好的文学著作一定是体现了人、人道、人的生命现象及其折射的人生社会现象。听众在收听、读者在阅览的进程中,把文学与自己的人生经历相对比,文学与人生相互成果,相辅相成。文学著作正是对人生困惑最好的回答。也正因而,这门文学课的选目别具特色,作了许多有别于当下各种文学课程的特别规划,彻底不同于之前任何一个现今世文学的选本。比之大学文学课程的理论寻找和探求,对社会听众、群众读者来说,更需求的是经过文学著作的赏识,来领会夸姣的情感,丰厚人道的内涵,提高对真善美的感触力和对人生百态的澄明的洞悉才能。比方听了直播之后,有听众留言说:“有些路,需求一个人走,有些心情,需求一个人领会,有些眼泪,需求一个人品尝。所以,要学会单独去面临生长,是一种必需的日子态度。”还有读者留言说:“教师们解说文学,更解说人生。竟然,恍恍惚惚,成了一本治好系的书。”正如作者之一严锋教授在上海书展的读者碰头会上以阿城的名篇《棋王》、刘慈欣的《三体》为例说:“阿城用文学告知咱们一群人在极端困难的生计条件下,是怎样依照生命内涵的需求,去组织日子。《三体》里的生命方法,好像跟地球人有很大不同。可是咱们仍然能够从中看到生命的内涵需求。咱们能够将其当成一面镜子,协助咱们更看清自己。”▲《通明的红萝卜》《长恨歌》《三体》等初版别封面文学本来归于群众,而非局限于书斋陈思和在考虑《我国文学课》的内容结构时,不只独出机杼地从生命的进程这一“时刻”的维度,从每个人必定经过的十个阶段动身评论文学与人生的联系,还构建了一个特别的同享“空间”,让学术与思维以新的承载与组合方法,更活泼生动地走出象牙之塔。根据音频节目形状的互动性和开放性,在音频课的策划进程中,增加了作家参加的环节。听众不只能够近距离地感触到作为特别导师的王蒙、莫言、张炜、王安忆、严歌苓、余华、苏童、马原、叶兆言、张悦然的声响,更能够经过作家的同享,去了解他们眼中的文学与人生。未做导师的特别嘉宾张大春等,也用寄语的方法表达了他们对文学与人生的观点。而13位主讲者更是用他们各自一起的生命领会,去诠释作家著作;其中有对传统的推翻,也有对经典的簇新了解。而这全部,都缘起于音频课这样一种新式的传达形状。在新的传达空间里,常识的出现与传达的方法发生了严重改动,由教育者单向度输入的形式已远远不能满意用户的需求。这对13位在课堂上讲了多年的教授们而言,能够说是遇到了新问题。从讲稿的结构,到文字的表达,都需求有一个不断调适和磨合的进程。不只仅是要把学术的外衣、学术的表达方法变成让读者清楚理解的内容,乃至用词也要从头考虑,如郜元宝教授所说:“要用今世社会日子中我们同享的言语、盛行的日子言语讲,这无疑是一个很大的应战。”教师们迎接了这样的应战,并且应对得非常美丽。既然是面临群众的一部讲稿,便不是简略地将文学史搬上网络,也不能直接把音频讲稿转化为纸质出书物。对整个制造团队而言,要仔细考虑的是:今日的听众为什么要听文学,今日的读者为什么要读文学?很显然,听众和读者中的许多人并不是为了升学考研,也不是为了学术研究,而是为了赏识,为了领会。面临这样的目标,文学课所能做的,便是为他们在汗牛充栋的著作中理出一条头绪,找到一条头绪——这便是生命的进程。在这样的生命进程中,真实的主导者便是听众自己,便是读者自己。陈思和有个一以贯之的观念,那便是现今世文学和当下每个人的日子休戚相关。确实,它们所反映的思维与情感、社会与人生能让更多的人感触到日子的相貌,取得多方面的启示。自从《我国文学课》在喜马拉雅听书渠道上线今后,到现在为止,总点击收听量已超过了1700万次。陈教师说他常常会收到来自边远地区的听众的问好与感谢,这颇使他感到由衷的安慰。这堂聚集名校、名师、名家的为当下听众量身打造的我国文学音频课,正在取得越来越多受众的喜欢和认同。现在跟着纸质书的问世,信任它的传达面和读者群必将更为深广,逾越地域乃至国界的约束。现在《我国文学课》纸质图书已当选外译项目,英文与俄文版的翻译出书作业已在进行中。“让生命之光照亮文学”,这是2020年上海书展《我国文学课》读者碰头会的标题,陈思和说,反过来更有意义,那便是:让文学之光照亮生命。这也正是陈思和与12位教育者、编写者一起的抱负与寻求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